您现在的位置:
五九新闻>社会>「往事」“人家栽树你摘桃!”我初写稿件时竟被当“窃贼”看待

「往事」“人家栽树你摘桃!”我初写稿件时竟被当“窃贼”看待

2019-12-06 10:12:05   【浏览】2286

文|贡雨荷

1986年,在我工作的第二年,报纸《农村群众》发表了我一生中的第一篇文章,题目是《冯玉山富人》。这是我在农金科支行当信贷员时,从王凤楼营业部信用社了解到的信息。

这个公社有一个西部丰村。村子里有一个孤独的人,名叫冯玉山。他30多岁还没有娶媳妇。他的父母留下了两栋土坯房。他一顿饭也没吃。群众很富有,但他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

贷款官员刘东芬是一名50多岁的女同志。与农民相处多年后,她有一颗菩萨般的善良之心。她告诉村干部她想帮助于风山挖掘他贫穷的根源。没想到,村干部摇摇头。“他属于一根井绳。他不能站起来……”

但是刘东芬对村干部说的话持怀疑态度。她想:冯玉山才30多岁。他年轻又强壮,没有其他负担。他怎么可能不富有?

所以我和冯玉山面对面交谈。

据说穷人在繁忙的街道上没有近亲。冯玉山拆散了他的老房子,很少有人光顾。出乎意料的是,其他银行的人自愿来到他家。冯玉山激动得坚持让刘东芬坐下。他站着和刘东芬说话。他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交换意见后,刘东芬得出结论,冯玉山其实有致富的想法。困难的原因是我的父母几年前生病了,在花很多钱方面仍然有一个漏洞。现在我缺少一个创业基金来寻找一个富有的项目。因此,刘东芬大胆借给冯玉山800元饲养蛋鸡,年收入1200元。两年后,一座新的瓦房建成了,就像种了一棵梧桐树,求婚者也开始出现。

这个故事既复杂又简单。

手稿出版后,我感到很自信。省级报纸相继发表了三篇小文章。虽然是几篇文章,但在当时却是一个罕见的大故事。年底,省银行授予我“优秀通讯员”的称号。

然而,即使当我为自己感到骄傲时,不和谐的镜头也像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一样被拍摄。

首先,科里的一位同事平静地告诉我,好像他非常关心我:“你写完后,挂掉张科长的名字,否则他不会支持你。”

说白了,我不知道张科长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公司最初想制定奖励政策。办公室副主任“击败横炮”:“他们写文章,使用公共文件,并支付费用。他们再也不能得到奖励了。”

我似乎在用公共报纸做私人工作。不仅做私人工作,而且浪费公共信纸。

其他几名司机也加入了袭击。我听到的原话是:“龚雨荷写的文章是不真实的。他的秘书办公室应该叫做一个虚构的办公室。”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新闻视角的问题。

没想到,最高领导人甚至斥责我:“小宫,如果你写了手稿,就等于是人家种树摘桃子,你得挂人家的名字!”

啊?!我真的说不出话来。领导层实际上是这样看待写作和商业之间的关系的,把我当成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偷”。

在这次相遇之后,我,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三户(房子、学校、单位)干部,什么都不懂,不知怎么的就懂了一点。从那以后,我通常会挂出提供信息的人的名字来反映业务部门。渐渐地,流言也消散了。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写作。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在各种媒体上发表了2000多篇新闻文章。人们的眼睛也变了。从嫉妒和敌意到肯定和赞扬,许多人因为发表文章而在职称评定和干部晋升方面获得了巨大的利润。我还赢得了40多名优秀的省级和市级记者,并被提升为高级政治工程师。

我记得一句名言:如果你想让别人尊重你,你只需要做得更好,就能到达别人无法到达和尊敬你的位置!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陕西11选5投注 11选5投注 大发老虎机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十分购买


上一篇:家国春秋丨绝不数典忘祖 敦煌父女历尽悲欢的守护与传承
下一篇:用声音传递对祖国的爱!名家名篇公益朗诵会在施光南大剧院举行